日本av渡濑晶

傳承鄉村遺產在時代變遷中的生命力

2020-02-10 11: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標簽:鄉村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鄉村”變得越來越受矚目。

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民間倡議和學界爭鳴,培育了人們對鄉村文化的關懷;進入21世紀后,鄉村中以古建筑群或鄉土建筑為名的文物保護單位已不鮮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里收入了大量流傳于鄉間的傳統文化,歷史文化名村和傳統村落等保護體系的持續建設打開了人們的視野。但是,鄉村存續的各類實踐及傳統,遠比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還要豐富、更富有張力,這也決定了鄉村問題的復雜性和長期性。如何去化解現有鄉村保護體系所遭遇的現實困境?怎樣才能讓村落中的文化遺產在新時代變化中煥發出活力,制定出一套符合現實狀況、可操作性強、又具有前瞻性的鄉村遺產保護方式,是文化遺產工作者的重要任務。

浙江省蘭溪市的諸葛村、長樂村民居,是首例以村落整體保護模式納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鄉村遺產,因體量巨大,又有村民長期居住其中,其保護與發展存在重重困難。但諸葛村的村委帶領村民迎難而上,歷經20余年探索,自發組織民間力量,深入貫徹文物保護理念,實現了遺產保護工作與鄉村振興的齊頭并進。更為可貴的是,諸葛村長期維持著良好的人居環境,成為本村居民與外來人口共同的家園,不僅化解了文物保護與旅游開發中一些常見的矛盾,還逐步建立起一套自力更生的良性循環系統。

諸葛村的經驗與智慧對于我國各地區的鄉村遺產保護工作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武侯忠烈馳千載,還見云礽續遠芳”,這句由明代諸葛文雍留傳的詩文,在今日的諸葛村終又得到了回響與印證。村民對歷史建筑的合力修繕,是對祖先遺產的護持,也是對先賢忠義品德與家國情懷的薪火相傳。文化遺產是人類的精神需求,逐漸意識到這種需求的基層村民,必將成為中國鄉村遺產保護的主體力量。他們有著更為鮮活的記憶、更為懇切的情感、更為適宜的智慧方法、更為質樸的長久堅守。無論如何,這不再是一個鄉村遺產保護勢單力薄的時代了。文化遺產不僅有著歷史價值,更重要的是它對人類的現在和未來具有的深刻啟示和指導意義。所以,對鄉村遺產的保護中,我們要始終關注社會發展與人的關系。在時代的前行中,鄉村遺產的變化也是必然的、常態的,而這種流動的過程也正是鄉村遺產具有活力和生命力的表現。(作者系復旦大學教授)

責編:王曉莉
日本av渡濑晶 广东十一选五精准计 好运南京麻将app 最受欢迎的麻将手游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mlb美国职业棒球比分 安徽快3 炒股指标哪个最好用 投资理财产品网站哪里好 优酷王黄色片 郑州沐足服务吗 云南11选5 安徽15选5走开奖 沙滩排球比分是多少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 活塞vs热火视频直播 江苏7位数